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庆石柱县律师事务所

重庆律师联系电话:13224922468,QQ:2905263029。

 
 
 

日志

 
 
关于我

维护法律尊严,追求法律公平与公正,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愿在民事诉讼、商事诉讼、行政诉讼、刑事诉讼方面为大家提供热忱的法律服务。 同时代理各类非法律诉讼业务和为各类企业、公司法人及公民个人提供法律顾问等服务,成功办理了“2011.1.18黄x故意杀人一案”、西南大学张x入室盗窃案、周x诉万州x集团拖欠农民工工资案、李X涉嫌强奸无罪释放、陈X受贿罪免于刑事处分等。

网易考拉推荐

未分割继承财产引发共有权确认纠纷不受时效限制  

2015-11-08 22:40:44|  分类: 法律实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未分割继承财产引发共有权确认纠纷不受时效限制

【案情】

    被告陈吓媚与丈夫蔡庆育有蔡柔玉等五个子女。1973年,陈吓媚与蔡庆建造洞头县北岙街道中心街158号房屋。蔡庆于19921月因病去世。原告姚彩香和蔡柔玉于1976213日结婚,199512月,法院判决二人离婚。判决书中认定,双方共同财产包括本案争议的中心街158号房屋蔡柔玉所享有的继承份额。但因尚未分家析产,继承份额不清,故该份额没有在双方的离婚案件中予以一并处理。19961月,蔡柔玉因病去世。涉案房屋于199410月办理房屋初始登记,19951月办理土地使用权登记,200012月办理房产证换证,产权人均为被告陈吓媚,现该房屋由被告长期居住和管理。2014410日,原告姚彩香请求法院确认其对涉案房屋享有1/12的份额。

    【分歧】

    第一种意见认为,本案系继承发生后,各继承人要求对涉案房屋(继承财产)进行分割引发的纠纷,应属于继承权纠纷。而被告陈吓媚提出了原告提起继承权纠纷诉讼已超过20年,已过诉讼时效的抗辩意见。我国继承法第八条规定:“继承权纠纷提起诉讼的期限为2年,自继承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犯之日起计算。但是,自继承开始之日起超过20年的,不得再提起诉讼。”本案被继承人蔡庆系19921月去世的,直至2014410日,原告姚彩香才提起继承财产纠纷诉讼,自被继承人蔡庆死亡之日即继承开始之日已超过最长诉讼时效20年。本案应以已过诉讼时效之由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二种意见认为,继承发生后,继承人未表示放弃继承未分割的继承财产,各继承人对涉案房屋(继承财产)已处于共有状态,此时,提起要求确认对涉案房屋(继承财产)享有份额的诉讼,应为共有权确认纠纷,属物权确认请求权范畴,不受诉讼时效限制故本案应按共有权确认纠纷办理。

    【评析】

    本案的焦点在于,继承发生后,继承人未表示放弃继承未分割的继承财产,各继承人对涉案房屋(继承财产)处于共有的状态,继承人要求确认对继承财产享有共有权发生的纠纷是共有权确认纠纷,还是继承权纠纷?对此,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首先,民法通则司法解释第一百七十七条规定,继承的诉讼时效按继承法的相关规定执行。但继承开始后,继承人未明确放弃继承的,视为接受继承,继承财产未分割的,即为共同共有。本案中,蔡柔玉在被继承人蔡庆死亡继承开始后并未明确放弃继承,且在蔡柔玉死亡后继承人姚彩香亦未明确放弃继承,此时各继承人对涉案房屋(继承财产)处于共同共有状态。原告姚彩香提起要求确认对涉案房屋享有份额的诉讼不应认定为继承权纠纷,已转化为确认物权归属的共有权确认纠纷。共有权确认纠纷属物权确认请求权范畴。共同共有是各共有人之间不分份额地共同对同一财产享有所有权并承担义务,最基本的特征是基于特定的共有关系成立的共同共有。物权取得后是自始拥有的,具有永久性和排他性,物权确认请求权不适用诉讼时效。

    其次,《最高人民法院对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继承开始时继承人未表示放弃继承遗产又未分割的可按析产案件处理的批复》(1987民他字第12号)指出:“双方当事人诉争的房屋,原为费宝珍与费翼臣的夫妻共有财产,1958年私房改造所留自住房,仍属于原产权人共有。费翼臣病故后,对属于费翼臣所有的那一份遗产,各继承人都没有表示过放弃继承,根据继承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应视为均已接受继承。诉争的的房屋应属各继承人共同共有,他们之间为此发生之诉讼,可按析产案件处理,并参照财产来源、管理使用及实际需要等情况,进行具体分割。”可见,距被继承人费翼臣死亡已有25年,继承人起诉已超过最长诉讼时效20年的保护期,最高院仍建议按照析产案件处理而不是驳回诉讼请求。结合本案,更不宜简单地以已过诉讼时效为由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再次,笔者认为,在司法实践中若简单地将继承权纠纷理解为与继承有关的纠纷显然过于机械,不符合立法精神与司法实际,继承权纠纷的范围不宜扩大。我国继承法所称的继承权纠纷不应包括继承人要求确认对某继承财产享有共有权、要求分割共有物等情形,应限定在享有继承权的自然人身份有争议,或者继承人中是否享有丧失继承权、是否存在继承人以外的可分得遗产的自然人、无继承权利的人侵害继承人继承权等情形。

    综上,继承发生后继承人未表示放弃继承未分割的继承财产,各继承人对涉案房屋(继承财产)处于共有的状态,继承人对继承财产权属问题发生的纠纷是共有权确认纠纷,而并非继承权纠纷,属物权确认请求权范畴,不受诉讼时效限制。本案原告姚彩香起诉要求确认对涉案房屋享有份额,又基于被继承人蔡庆死于原告姚彩香和继承人蔡柔玉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蔡柔玉享有对蔡庆遗产即涉案房屋的继承份额属于夫妻共同财产这一法律事实,本案应按共有权确认纠纷继续审理。虽然原告姚彩香是在事隔20年后才提出诉讼,但该诉讼不受诉讼时效的限制。

    (作者单位:浙江省洞头县人民法院郭灵燕)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